微 信 扫 一 扫
林美南铁窗读马列著作(上)
发布时间: 2019-05-29 来源: 王者28阳日报 作者: 孙锐卿

  林美南(1909~1955,生于王者28阳县东桥园乡(现属王者28西县))是潮梅党组织的一位有较高马列主义理论水平、有丰富斗争经验、深为潮梅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敬重的、优秀的主要领导干部。他是党的优秀干部,潮汕人民的忠诚儿子。他把自己的光和热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党和人民的事业,在潮汕人民的心中留下一座永不磨灭的丰碑。


  别看林美南同志平时沉默寡言,可他具有很高的马列主义水平,一演讲起来就是滔滔不绝,把高深的哲学知识,化成通俗易懂的常识,让人们听起来明了易记。他的演讲常常吸引着听众,人们也常常为他惊人的记忆力,渊博的知识所折服。而他之所以能这样,不是他聪明过人,而是来自他在真理的海洋中孜孜不倦地攻读马列著作的结晶。


  如饥似渴  秘密学习


  1929年是中国革命最黑暗的年头,一贫如洗的林美南因交不起膳费,不得不离开榕江中学,为谋生计,考进了汕头道路工程专门学校,经过短期的培训,终于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了。


  自以为有了谋生手段就能找碗饭吃的林美南,怀着满腔的热情来到了社会,然而等待着他的是失业、贫困。风华正茂的林美南几经辗转,于1933年来到饶平。当时适逢里昂大学张竞生博士准备在饶平修筑黄冈到钱东的公路, 林美南由同学介绍,到他那里当技工。然而,张竞生得罪了地方士绅,理想不能实现, 离开饶平, 林美南再度失业了。


  在谋求职业,寻找生活出路时,林美南接触到的是冷若冰霜的脸孔,人间的冷暖,世态的炎凉,使林美南从现实中开始感到:单有谋生的手段,还不能解脱身上的“穷”味,他决心找出一条穷人翻身解放的道路。


  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他们痛恨这个黑暗的社会,不满现实,在同学林密的提议下林美南、林英杰3人组织一个秘密的读书小组。他们的宗旨是专门阅读、研究被国民党当局禁止发行的书籍,千方百计寻找进步书刊、杂志进行学习。《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从空想社会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基本问题》《政治经济学教程》……只要能找到的,他们都不畏艰险地找来,如饥似渴地学习,争分夺秒地摘抄。几个小伙子像蜜蜂吮吸花蜜一样在马列主义著作中吸取政治营养。林美南从书本中学到了许多东西,明白了许多道理。他在暗淡的月色中,昏黄的油灯下,看到了真理的闪光,看到了人类发展的历史,初步认识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在革命斗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一种寻找共产党的信念在他的脑子中逐步形成,这一切,为林美南形成革命人生观以致后来成长为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身陷囹圄  铁窗攻读


  信念一旦形成,就变成林美南的果断行动,1933年秋,林美南写一封信给正在上海读书的王质如同学。信中说:“老王,听说你进步了,我现在也对马列主义有兴趣,是否可介绍我到上海。”王质如马上回信,叫他即到上海。接信后,林美南即到上海。


  上海,这个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吸引着千千万万向往革命的青年人,也是锻炼和培养青年走向革命道路的大熔炉,林美南来到上海不久,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然而斗争的道路是艰难曲折的,1934年4月,林美南不幸被捕,关在马斯南路监狱。


  监狱,是个警戒森严,镣铐铿锵,令人可怕的地方,可革命者却在这非人的环境中,以非人的毅力克服种种困难,让奇迹从这阴森可怕的铁窗中出现。林美南正是这样,身陷囹圄,不忘追求真理:一方面与敌周旋,隐瞒身份;另一方面同狱里同志取得联系,组织秘密难友会,利用一切机会进行学习。他刚被捕一星期,进步人士姚木天以亲戚身份前往探监,林美南趁接送衣服之机,写了一张字条给姚木天,要他设法拿些书籍给他。正是利用每天半小时的散步、洗澡、看病和亲人会晤等机会与其他犯人接触,利用洗衣、送饭的难友,将编好的宣传品送到普通犯人那里去,还对守狱的警卫进行争取教育,使他们暗中为难友们带来报纸和书籍。再经过一番斗争,把原来日夜关锁的制度改变为日开夜锁。后来,他们暗中组织了几个小组,进行有系统的学习,有的学习哲学,有的学习政治经济学,有的学习英语、日语和世界语。他们能者为师,共同学习,经常交流。


  林美南利用监狱的环境刻苦地学习。他读了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列宁和斯大林的著作,系统地钻研了哲学、政治经济学,联系社会现实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加深对这些革命理论的理解。同时,他还自修起英文来。铁窗攻读,使林美南理论水平、思想觉悟、外语程度有很大的提高。


  出狱后,林美南利用在监狱里学习的知识写起文章来。他写了一篇关于辩证法与逻辑的关系的论文,用缪南作笔名发表在《东方论坛》上。又从英文版中翻译出斯大林的演说词登载在梁膺康编的《苏联名人演讲集》里,这些都可以说是他铁窗攻读的收获。


  (编辑:陈悦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