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扫 一 扫
诗与眼前
发布时间: 2019-05-29 来源: 王者28阳日报 作者: 彭妙艳

  老朋友张君发来去年寓居省城所写的一组咏花诗,让我共享。缘因我是不太在意于诗的,于是我转给一位对诗有着爱好且也还有看法的朋友读读,以为一种文化交流。


  由着这组咏花诗,我忽然想到与诗有点联系,但只属边缘的现象,也就是诗与眼前的问题,与高晓松的倡导有些相左。也不知这方面是否有了充分讨论并已有了共识,我就只照自己的想法聊聊。


  许多人——特别是70、80后们,受到高晓松名句“诗和远方”的网络鸡汤文的影响,认定那是理想的生活,而对“眼前的苟且”的生活,有着老土、单调、枯燥的厌烦认定。这让只能守着“眼前的苟且”的人们,很是尴尬与无奈。于是我想,如果把“眼前的苟且”,更替为“诗与眼前”,又会是怎样的情景?是否可对上述的尴尬与无奈予以某种程度的改善,乃至改变,同样融入理想的性质呢。


  诚然,生活不可能总是很浪漫,它难免要重复,或单调枯燥,或充满压力,然而这又是种种内外部因素决定的现实。而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憧憬,就像诗和远方的田野,都很美妙诱人。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些更像空中楼阁,听起来可致热血沸腾,却又不能当饭吃,当日子过。因为大多数时候,生活确乎就是对于眼前的苟且,就是对于柴米油盐的经营,如此而已。


  于是,以诗来改善“眼前”的“苟且”,似乎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生活模式,而且比较容易落地。因为现在的生活环境,从城市到农村,都已有巨大变化。虽然这环境没有“远方”那样随时给人带来新鲜感,但它也大体丰姿多彩,秀丽怡人了。尤其是花卉的遍植,丰富了视界。如同我的那位朋友在咏花组诗的前言所写:“花也有生命,也富于情感,无论是国色天香,还是野花小卉,只要你与她心心相印,就会发现每一种花都是挚友。你在赏花之时,可以倾诉衷肠,可以抒发情愫。”如果能以诗的形式“小吟几句”,自然就乐在其中,差可跟“诗与远方”媲美了。我很赞同这种“玩意”。


  这也就显示,为了取得生活中“苟且”的改善,学点写诗的技能,很有必要。当然,这诗并非格律诗不可,歌行、民歌乃至现代诗,只要可以借之抒情助兴,就可运用。这样,才不会因为某些诗歌创作严格的规则,把要享受“眼前”的生活者拒之门外,使有更多人得以参与,得与同乐。如此,足不远行而能获得表达生活美感与幸福,就可以成为更多人的共享福利。


  诗与远方固然很美,但很难为众多的民众共享;而诗与眼前,如果有适当的扶持,即会成为人民群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把这,理解为一种文化的创造,似也未尝不可。


  于是不太在意于诗的我,写了这点关于诗的话与大家分享。


  (编辑:陈悦申)